今日微信推荐

今日微博推荐

那天,我击落了自己

发布时间2016-05-02 21:06:00  原作者:   点击数:

原著:Pete Purvis

  “嘿,我要向你介绍一下这个击落自己的家伙。”我的朋友们经常向别人这样介绍我。这种“殊荣”只属于我和另一位格鲁曼公司试飞员——汤米·阿特里奇,他在驾驶F11F-1战斗机进行超音速机炮射击测试时,飞进了自己射出的20毫米弹幕中,结果被击落。结果在他多年之后,在我担任格鲁曼航空航天公司试飞员期间,我在加州穆古岬的一次试飞中找到了一种更“时尚”的击落自己的方法,那就是用“麻雀”导弹击落了自己乘坐美国海军未来战斗机——第6架出厂的F-14A“雄猫”。40多年过去了,我仍然能清楚记起这一天是——1973年6月20日。

本文作者Pete Purvis
本文作者Pete Purvis

汤米·阿特里奇被自己的弹丸击中后迫降成功
汤米·阿特里奇被自己的弹丸击中后迫降成功

  这歼事情并不是发生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那天,正午明媚的阳光照耀着湛蓝的南加州天空。我和比尔·“坦克”·谢尔向太平洋导弹试验靶场的试验区飞去,能看到穆古岬附近的灰绿色海峡群岛与波光粼粼的海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坦克”和我早就认识了,我们是在海军F-4替补航空大队训练时的同班同学。那时他已经是一位完成了一次战斗巡航的海军雷达拦截官(RIO),业务精通,善于分析,冷静而有能力,他就是那种在事情忙碌起来时你想与之共事的人。当我在越南从“珊瑚海”号航母驾驶F-4B“鬼怪”出击时,就已了解了好RIO的真正价值所在了。

F-14 1、2、4号原型机编队,摄于1972年
F-14 1、2、4号原型机编队,摄于1972年

  一种新型战术飞机要想服役,就先要完成各种研发测试,其中一项就是武器分离测试,可以是炸弹或导弹。那天,我们要测试“麻雀”导弹发射包线上的一个临界点,我们并不要测试导弹的毁伤能力,而是测试在发射导弹时弹体能否与机身安全分离。我们很快达到了0.95马赫-1524米-0g的临界点,是时候发射雷声公司的AIM-7“麻雀”导弹了。这枚导弹挂在机身“隧道”最偏远的后方4号挂架上(“隧道”就是F-14两台发动机之间的机腹区域,大多数的炸弹和导弹挂在这里)。在F-14上,“麻雀”导弹以半埋方式挂在“隧道”凹槽挂架上,8片十字形弹翼中的两片要插进挂架缝隙中。这些三角形弹翼翼展40.64厘米,当导弹挂好后,弹翼就紧贴机腹了。

F-14机腹有4个“麻雀”半埋挂架,4号挂架在后机身
F-14机腹有4个“麻雀”半埋挂架,4号挂架在后机身

4号挂架凹槽
4号挂架凹槽

机腹凹槽中安装的是LAU-92“麻雀”弹射挂架
机腹凹槽中安装的是LAU-92“麻雀”弹射挂架

标签:军事武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