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微信推荐

今日微博推荐

伊朗是如何选定F-14的

发布时间2016-05-02 21:06:00  原作者:   点击数:

  在70年代,伊朗不光是中东最主要的石油产地之一,也是美国在中东最重要的盟友。伊朗国王巴列维在政治上亲西方,在军事上大量购买美英装备,对西方的重要性远远超过今日沙特。70年代后期的时候,巴列维要购买新一代战斗机替换F-4“鬼怪”式,美国的F-15和F-14都在候选名单上。F-14是F-111B下马后的产物,基本技术(发动机、变后掠翼、雷达、导弹)来自F-111B,但按照全新理念重新包装,在1970年12月21日首飞,1974年9月22日入役。F-15则是部分按照能量机动的理念设计的,在设计概念上比F-14更加先进,首飞时间也更晚,1972年7月27日首飞,1976年1月9日才入役。

F-14和F-15同台的场合不多,1973年7月为巴列维而进行的飞行表演更是仅有一次打擂台

  巴列维的目标是打造一支中东最强大的空军,不仅要震慑海湾邻国,还要抵御可能的苏联入侵。自从沙俄时代开始,沙俄一直在寻找不冻的出海口。在彼得大帝的时代在圣彼得堡建都,就是为了在波罗的海打造出海口,夺占立陶宛、拉脱维亚、爱沙尼亚和芬兰也是沙俄夺占出海口的一部分,这四个国家在布尔什维克革命后都宣布独立,其中芬兰在苏芬战争后割让了卡累利阿但大体保持了独立,立陶宛、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则被斯大林兼并了回去,直到90年代才重获独立。黑海沿岸的乌克兰早就是沙俄的一部分,但外高加索则是从奥斯曼帝国手里抢过来的。但黑海和波罗的海都是内陆海,容易受到列强控制。远东的海参威和更远的堪察加半岛离欧洲太远,中亚和中东成为沙俄觊觎的温暖出海口。19世纪沙俄和英国在伊朗、阿富汗、印度和中国西域展开的争斗史称Great Game,但英国棋高一着,沙俄被封住了。冷战时代,苏联对外高加索南方的波斯湾不是没有想法的。一旦冷战打成热战,南下波斯湾,夺占这个世界最大的石油产地,不仅有效地控制了西方的石油供应,也获得一个不受阻碍的温暖出海口。相对于重兵把守的中欧来说,波斯湾对苏联红军的虎狼之师来说是软柿子了。巴列维就是想改变这个现状,打消苏联的这个主意,在F-4尚属先进的时候,就急于装备最先进的第三代战斗机。巴列维向美国提出要求的时候,美国海军和空军尚未开始装备F-14和F-15。

  1973年7月,伊朗方面提出在安德鲁斯空军基地举行一次对比飞行表演,巴列维将现场观摩,然后做出决定。巴列维本人是一个飞行员,并不是纯粹看热闹的。麦道F-15由Irv Burrows驾驶,他是麦道试飞员。格鲁曼F-14由Don Evans和Dennis Romano驾驶,两人是格鲁曼的试飞员。各自飞行表演不超过30分钟,F-15先飞。

Don Evans

  F-15的推重比高于F-14,这是公开的秘密。在F-15还在滑行道上滑跑的时候,Don Evans和Dennis Romano就在待机区域提前启动了发动机,在那里空烧燃油。F-15在天上翻飞的时候,F-14在地面悄悄地把机内燃油降低到只有2500磅,只有正常机内燃油量的15%,只够上天30分钟表演用的,但这样基本上拉平了推重比的差距。

  飞行动作是规定的,首先是短滑跑起飞,紧接着是殷默尔曼倒转然后是爬升,接下来是俯冲和高速通场,两个高g低空翻滚,然后是低速通场,最后是降落。Irv Burrow飞得很漂亮,包括一个漂亮的7g360度盘旋。接下来轮到Don Evans和Dennis Romano飞了。

F-15的性能杰出,动作凌厉,不出所料

  Don和Dennis用全加力起飞,紧接着陡直爬升,做出和F-15一样的漂亮机动。但是在低空侧飞通场时,Don和Dennis把机翼从全后掠状态调整到全展开状态,紧接着拉出一个惊人地紧凑的急转弯,机翼上的低压拉出一大片白雾,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激波云“。转弯到一半的时候,机翼再次调整到40度后掠,同时施加全加力,做出一个360度8.5g转弯,出弯的时候已经达到400节,还在继续加速,动作相当震撼。Don和Dennis还玩了一个花招,在着陆接地时来了一个复飞,在全加力下垂直爬升,在油箱里差不多只剩燃油蒸汽的时候,做了一个航母风格的高下沉率着陆,滑跑只有1000英尺(约300米)。

Don和Dennis的F-14在地面烧掉7/8的机内燃油后,在推重比和F-15相当了,这时变后掠翼就开始发威了

当F-14在急转弯中拉出巨大的“白烟”的时候,巴列维已经不能自持了

  飞行表演结束的时候,兴奋的巴列维直接无视F-15,直奔F-14而去,跟两个试飞员热烈交谈,两人连座舱都还没有来得及爬出来呢。巴列维选定了F-14,一口气订购了80架F-14,挽救了格鲁曼,也挽救了美国海军的F-14计划。由于F-111的灾难,美国海军和格鲁曼签订的是固定价格合同,超时超支的负担统统有格鲁曼承担。由于是在F-111B的基本技术基础上研发,格鲁曼低估了研发的难度,也出于钓鱼的老习惯,低报了很多。结果不难预料,格鲁曼负债累累,继续不下去了。美国海军一定要格鲁曼吃下全部超支部分的话,格鲁曼只有破产。这样,美国海军不仅得不到F-14战斗机,也将丢失先前的所有投资。但大幅度追加投资在国会那里又难过关。巴列维的80架F-14全是真金白银拍下来的,救了燃眉之急。

  美国海军为了保项目,不惜为伊朗F-14让路,伊朗的F-14和美国海军的F-14是同期交付的,而且这不是猴版,是和美国海军同样标准的。在伊朗伊斯兰革命爆发的时候,已经交付了79架,最后一架因为禁运而没有交付。伊朗伊斯兰革命后,由于飞行员和技术人员大量出逃和美国的禁运,也由于伊斯兰政权对军事装备的不同认识,曾决定出售这批F-14,加拿大和伊朗的谈判已经有点眉目。但加拿大外交人员帮助美国使馆人员出逃(电影Argo就是这段故事),导致伊朗退出谈判,这笔生意告吹。

巴列维已经死了,但他的F-14还在,继续作为伊朗空军的主力

  这批F-14后来在两伊战争中成为伊朗空军的主力,至今依然是伊朗空军的中坚。30多年来,伊朗技术人员修修补补,奇迹般地使这些高维修的战斗机保持飞行。在缺乏原装导弹的情况下,用“霍克”防空导弹改装为空空导弹。看来伊朗F-14还会继续使用下去。这一切都归功于当年Don和Dennis的诡计和作弊。话说回来,要是当年巴列维拍板买F-15,考虑到F-15成军的时候更晚,美国空军也没有美国海军那么急于迎合巴列维,说不定到伊斯兰革命的时候才刚开始交付,那伊朗空军今天就只有守着F-4继续混了。

标签:F-14 

相关阅读